这个时代,我们应该记得怎样的人
作者: 创意星球网
2021-04-07 18:22:26
29816 312

这个时代,我们应该记得怎样的人?

1993年,内蒙古。

在最凄冷的深夜里,38岁的中年男人,

在一辆熄火的桑塔纳车里,痛苦崩溃,失声痛哭。

他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有委屈,有愤愤,有不甘。

   

这不是一个脆弱的男人,其实正好相反。

这个男人,叫赵志全,

他是鲁南制药的厂长,正在越过一场艰难的“寒冬”。

    

1992年,这个国家的经济正式苏醒。

某位老人在南海边的谈话,许多人的命运,就此改写。

它暗涌着很多机会,却也存在着阵痛和危机。

时代浪里淘沙,塑造了一批又一批的模范人物。

他们去创业,去改变,去为一方人民造福。

就像散落在各地的星辰,闪闪烁烁,照亮了整个国家的命运。

自此,食品、医药、汽车、家电等诸多重要行业,焕然一新。

赵志全,就是其中的一员。

从2万元贷款起步,为了给千百万普通家庭带来新的希望,开始了一场一场的“豪赌”。

他用了27年,把鲁南制药建设成为净资产60亿元现代化制药集团公司,造福千万病人。

有人说:在历史的长河里,巨浪喧天,每个个体显得微不足道。

一个人被公开记录的也许只有生与死,他们内心的孤独与爱,却无人提起。

鲁南制药集团、时代楷模赵志全同志纪念馆、舞刀弄影联合出品了系列故事片《我是人民》。

首发之作,讲述的正是企业家赵志全带领药厂越过“冬天”的故事,也折射着那个时代。

90年代,中国企业纷纷进行公转私经营

那是不寻常的一个年份

鲁南制药,突然陷入“冬天”

业绩下滑、资金短缺、市场占有率骤降

“没钱没技术没设备,最多坚持半年了。”

  

绝望之际,有高层建议

“不行就裁员吧?”

赵志全愤怒反问:

“裁谁,裁你?”

235名职工的家庭和希望

都被这个男人默默扛在肩上

痛苦和无眠会有,但从不声张

他记得创厂之初,对大家的承诺:

“我们好好做药,一起过上好日子。”

  

把人裁了?让人怎么过日子!

卖黑心药?那不是卖良心吗!

这不是他的初衷和愿景

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没人帮忙

贷款问了一家又一家,全是不行

路很难走,但不是没有

只剩最后一条——

孤注一掷,前往内蒙

  

在那场暴风雪的夜晚

这个男人经历了人生中最复杂的情绪

雪大,路滑,车抛锚,人高度紧绷

他急啊,他也怕

万一这次也失败了怎么办?

药厂真的要被困在这场漫无边际的“大雪”里吗

他走出车门,徒步前行

漫天风雪里,他昏沉地睡了过去

还好一位善良的老人打开门,搭救了他

冥冥中像是某种感召

得道者多助

艰难时刻的奇遇,僵局里的灵光一闪

更容易帮你看清自己的内心

  

老人患有多年冠心病

但吃药的时候,小心摊开白纸

一粒药切开,分成八次吃

赵志全不解,劝说道:

“这样吃是没有用的。”

老人的回答异常平静,让人心疼

“又涨价了,能活一天,算一天吧。”

  

在离开内蒙的一路上

赵志全想了很多很多

这位善良的老人

其实是全国很多病患的缩影

为什么办药厂?

不就是看不下去这种人间疾苦吗?

生病了,苦啊

但是吃不起药,更是绝望

  

那些高昂的重疾药都是进口

贵得要命,老百姓怎么吃?

于是他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向全厂职工集资

举全厂之力,造出低价替代品

是为药厂,更为苍生

“这是一场豪赌,但值得!”

  

为什么做药?

不就是为了为了千千万万个

吃不起进口药的老百姓吗?

怕什么啊?

没人,招人

没设备买设备

没技术学技术

你看,你也别慌

那些需要被看见的人民

总是被这个国家最勇敢的人

保护得很好

  

两千多年前,有人问:“什么是大勇?”

孟子的回答掷地有声:

“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

影片改编自一段真实历史:

90年代初,我国医药领域的技术起步不久。

据卫生部资料表明,当时我国上万个药品专利中,90%以上都为国外研究机构和企业所有。

像心脑血管、肿瘤等危重症领域,几乎被高价进口药垄断。

又贵又难买,一对铁钳扼在病人喉咙上。

有药,却买不起,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病痛击败。

为了打破这种境地,让国内更多病人吃上好药。

赵志全带着鲁南制药全体235名职工,把冠心病专用药欣康给生产了出来。

研发成功后,在保持疗效一致的情况下,售价仅为进口药的四分之一。

这对于当时国内的病患来说,无疑是一大振奋消息。

许多苦于没有选择的病人得救了。

如今30年过去,越来越多的国产药取代了外国的天价药。

进入医保名录的药增多了,审批流程加快了,优秀国产药站稳市场。

这是一件大好事,也是赵志全那些良心企业家的愿景。

医疗不发达的年代,天价的进口药,可以吃垮一个家庭,吃掉病人仅剩的一点尊严和希望。

《我不是药神》里,一位老太太说了这么一段话:

谁家还能没有个病人,你就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生病吗?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倾家荡产”这个词总是和“病魔”形影不离。

对他们来说,世上最好的药就是"希望"。

赵志全和欣康,给了冠心病人好好活着的希望。

《越冬》里的冬天,隐喻的是困境。

是赵志全被困在雪地,是他的心陷入迷茫;

是鲁南制药厂岌岌可危,更是千万重症病人吃不起药的死局。

至暗时刻,赵志全顶住了压力。

他和全体鲁南人,出于天下为公的担当、制药人的初心,一起做出了那个正确的选择。

“企业做小了是为自己,做大了是为社会。“

  

这个时代,我们应该记得怎样的人?

赵志全这样的企业家,太珍贵了。

有人熬夜追剧,有人辗转于酒场、肆意消耗着青春。

而有人为了其他人的安危,时刻奋战,不敢松懈一点。

有些人拼尽全力,是为了让更多人活着。

没有谁能一生遂愿,没有哪一种美好是与生俱来。

现世安稳,不过是过去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怀念怎样的人?

是那些在大冬天,为众人抱薪者;

是那些毕生奋战,为众人谋福者;

是那些翻过荆棘,为希望开路者。

2014年,赵志全先生在工作岗位上病逝。

此前他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忍痛工作长达12年,

临终前,他没有将企业留给亲人,

而是把经营权交给了能带领企业走得更远、更能造福社会的继任者,把终生奋斗的事业交给了社会。

这个世界上最能打动人的,是一种叫义无反顾的决心。

  

在清明之际,想起了一段话。

“这个时代缺的,不是完美的人。

缺的是从自己心底里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和同情。“

正是因为有这些时代楷模,我们才会时常发问自己:

要不要做个善良、纯粹、忠于初心的人?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这片土地涌现了很多英雄儿女。

他们犹如散落在时代里的明珠,眼里有光,心系家国。

于危难里奔走,历经百转,终铸成民族的风骨。

就像影片里最开始,在雪夜里崩溃的赵志全。

在他离开内蒙的那天,一切都好了,雪融开了一条放晴的路。

“为什么做药?”

“为了天底下老百姓都健康,让他们都吃得起良心药。”

山高水险,不惧。

如真如梦,不悔。

我是人民,为了人民。

29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