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上帝越近,天堂也就不远了!
作者: 薛振添
2009-09-24 14:48:36
1776 0

离上帝越近,天堂也就不远了!


莫康孙,一九五二年澳门出生,英文名TOMAZ,麦肯光明广告 / SGM WORKS 总经理。
莫康孙先生在广告业工作34多年, 其中有27年在麦肯,从1981年开始,从香港调升新加坡、往纽约、至台湾、到中国大陆,曾先后担任麦肯公司香港 、新加坡, 美国纽约, 台湾, 中国大陆的执行创意总监;从1998年进入大陆开始,投入大量个人时间,在中国各地演讲,在业界拥有极高声誉,并曾先后多次为嘎纳、克里奥、纽约、以至亚太区的各大广告节担任评委。
粉丝无数。
1992年,Jordan遇到了“上帝”——TOMAZ,从此开始了十几年亦师亦父、亦友的情谊......
  其实,如果你未能经历过,你或许很难相信一份情谊能流淌十几年…
92年
时光倒转至92年,那时我加入台湾国华广告近一年,在创意制作组任小设计,隔壁呢是完稿组,由靓丽的小大姐领军,她新婚的老公当时在台湾麦肯广告创意部任职;某天,当我们这帮小毛头围着这位小大姐听她侃大山时…她提到她老公近期将被调组,会与他的大老板-执行创意总监有更多直接合作的机会,俗话说:伴君如伴虎!我想大家都深谙其理。她百思不解的问她老公,当大家都想尽办法躲着ECD时,为什么你却偏偏要…往火坑里跳?!孰料,她老公慎重的回答:离上帝 越近,天堂也就不远了!
我当时心想,谁?能被尊为“上帝”!?便好奇的追问:这“上帝”是谁?得到的答案是:人称华文广告教父之一的老莫。当下,不可免俗的,我的仰慕之情便如滔滔江水…而这江水还持续的泛滥了几年。
94年
在往后的两、三年,我削尖脑袋,励精图治,经历四、五回,N波人的面试,终于在94年挤进台湾麦肯;或许是想离上帝近点?又或许是初生牛犊?我竟主动请缨进驻可口可乐组,奢望能得到“上帝”直接的点拨!
可能老莫与我都是美术出身,不太擅于表达,(正因如此,我尽力的写下只言片语,还请大家凑合着看吧。)老莫其实很少跟我长篇大论,我更多的是从老莫的“身教”中顿悟学习…谈到身教,我试着在脑袋里的记忆抽屉中翻箱倒柜的找一些事例写出来,以期感悟更多老莫的粉丝。
94年刚进梦想中的台湾麦肯,又处在挚爱的可乐组,时刻战战兢兢的面对大小活儿;记得有一天,我在用麦克笔花了近三个小时绘制第二天要提案的可乐稿件时(当时还是“手稿”年代,创意部五、六十号人还只能配置一、两台苹果机共用。),注意到老莫在我位子附近站了近5分钟…后来经我的组头转述,老莫希望我不要花太多时间在稿件制作上,因为如果这个创意未被客户接受,那就很浪费时间成本!时间应该被用来想更好的创意。从此,我意识到在看似无序的创意产业,“效率”是至关重要的!
95年
95年左右,当时台湾麦肯的董事长要离任去开一家新的广告公司,老莫给我一句话:亦师、亦父、亦友,让我设计一块纪念牌好送给即将离任的好友,二十七、八的我未能体会这句话背后的深层意涵?后来,有幸被老莫点化多年后…才深有感触!那时,莫夫人每天送老莫上班(老莫总是最早到公司的人,这个习惯保持十多年至今未变。),老莫要下班再来接他回家;偶尔,也会见到莫夫人上公司帮老莫整理办公室,打理服装、领带,又或则等老莫下班;周末加班有时会碰到老莫的掌上明珠来陪他加班,感觉是一个关系很紧蜜的家庭(别误会!应该不是“气管严”)。多年后,在我们俩的一次餐叙中,老莫聊到有段时间因女儿刚好处于叛逆期(当时老莫的女儿还在求学),很多观点与莫夫人不尽相同,常有茅盾,老莫只好出当和事佬,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经莫夫人证实,在老莫少有的梦话中,还会让女儿听妈妈的话。整个老莫讲述的过程中,真情流露…看来老莫除了费心公事外,也没对家事少用心。
后来,老莫开始频繁的穿梭于两岸三地之间,而我也离开了台湾麦肯…我们只能在刚好老莫去台湾出差,我刚好回台湾麦肯接太太下班巧遇时寒暄几句,还好有这些断断续续的联系,才有赴京发展的后续…
98年
98年4月8日我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情举家从台湾到北京麦肯就任,途经香港签约,老莫刚好在差旅中,无法分身,但却特别安排莫夫人到机场接待我们,带我们去香港办公室签合同,记得,当时适逢年仅半周岁的小儿子拉稀在尿片上,莫夫人并不嫌弃还动用老莫的办公室帮我太太换尿片…张罗着我们一家四口吃喝…再送我们去机场赴京;在我人生的转折点有点无助时,给了我温暖的支持。也因此,莫夫人每次到北京探老莫的班,总要跟我太太话上几句家常。
进北京麦肯的第二个年头,由于自己的目标并不明确,萌生退意,遂找老莫谈心;记得老莫告诉我:我那个阶段最应该做的是-心无旁物的全身心投入工作!将来我会明白那是工作中最快乐的部分。正因受到老莫这样的感召,那几年北京麦肯连续三年在中国广告奖上获得一金、三金、两金的成绩。经过多年实践后我确信,当你专注的把本质工作做到最好,机遇反倒会围着你转!为我之后转任智威汤逊种了因果。
02年
02年秋,某天,时任北京麦肯MD的老莫突然约请主管及一些创意的同事共进晚餐,说是慰劳大伙儿的辛劳;席间,酒酣耳热之际…老莫揭竿而起,跟大家说了几句麦肯全球总部为表彰对公司有卓著贡献的员工,不定期的颁发几个优秀员工奖,而老莫要代总部将这个奖项颁发给我,虽然我喝了些酒,仍然觉得不可置信!要知道,这个奖座,我只见过老莫书柜里有一个,而我何德何能?!顿时,过往的酸楚烟消云散,也深深感动于老莫不显山露水的支持!
隔年初,经由广协、林俊明先生及老莫的推荐,侥幸获得去泰国亚太广告奖评审的机会,但苦于自己的英文实在太破,还好老莫心细的安排一位同事随行翻译才得以顺遂学习良机。老莫不一定总在你左右,但每当你需要支持或帮助时,他决不吝于出手!
现在
直到现在,每当心里有不痛快或迷惘,仍会找找老莫寻求开悟;也难怪有很多人说:我跟老莫很像!举了这些实事,想想,受到了这么多提携、照顾,能不被感化吗?被“上帝”庇护的这十几年…确实!那个小大姐的老公没有忽悠,天堂…没有离我太远。而那个“上帝”不仅是“上帝”,他还会化身为良师、严父、益友,至于粉丝们信不信?如果你有幸遇上了“上帝”,你会知道!□
朋友老莫
林俊明
莫康孙是我的美指,我是他的文案,那是从一九八一年开始,至一九八三年。老莫是素描快枪手,我是说故事脚本的能手,我俩都天生工作狂,创意触觉敏锐。而最重要的,还是臭味相投,心有灵犀,做起事来总是快人一步,百发百中,既受客户赏识,更受老板珍惜。
一起拍挡时候的老莫,总是文质彬彬,笑脸迎人;比起我这个在殖民地教育系统下,修读英文学校的港胞,书香时代的他,文学修养实在好得多。年轻的我是个好胜又没耐性的莽夫,我得罪了同事,由他打圆场,我俩合作多年,在工作上他从未抱怨过,印象中他好像只给我发过一次脾气。在生活上,他总是很为他人着想,尤其是碰到我这个冒失鬼。
两个人合作无间,也会有无形的竞争,年轻的时候大家都向往出国工作和生活。我和老莫都希望有一天能到麦肯纽约,加入精英汇聚的麦肯国际创意队,所以大家都努力争取好表现。当老莫被调升到新加坡,成为该公司第一位华人创意总监时,他已是向纽约踏出了第一步。三年后,老莫成为第一位加入了纽约麦肯国际队华人。我是那样的羡慕和妒忌他。
我俩都颇缅怀过去,还记得一九八一年,我俩趁中环香港会旧会所拆卸的前一天,跑到那里拍照留念,去年,我们兴至,联袂再到中环香港会现时的会所前面,同一位置拍照,背景和周边环境真是人面全非,照片里竟然是一老一少!他妈的,老莫究竟你何时愿意长得老一点?
我在广告公司点石成金的日子,老莫说过很羡慕我,我曾问他何不离开麦肯,到别家公司闯闯,他当时的答覆,跟数天前给我的答覆是一样,「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理由要离开麦肯。」老莫的创作修为,是越老越辣,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鞭策自己要做得更好,更不停鞭策下属要做得更好。所以,曾更他工作的下属分为两个阵营:敬佩他的,和痛恨他的。
老莫是香港插图社的创办人之一,从拍档年代到今天,我都非常欣赏他一手好灵,(我偷偷收藏了年青莫康孙的广告插话和版画多年,当我还在广告公司当领导,有一个比篮球场细少许的办公室时,老莫的画就摆放在我那数不清的大小创意奖牌旁边。)
年青的老莫很喜欢一边听那白发斑斑的法国小提琴爵士乐手演奏,一边呷红酒。今天的老莫,可没有太多闲情盐爵士乐演奏,红酒也只是轻尝浅酌。
我当然没有老莫家人那么了解他,但我也熟识老莫的喜恶,除了一样东西:TOMAZ,我从没有听过你高歌。何时?何处?□
我眼中的莫先生
《广告人》杂志执行主编
韩静 
和莫先生相识一晃已近十年,和当今创意大佬这么多年来保持亦师亦友的关系作为一个媒体记者我幸运之至。
莫先生在业界被人称道的是他永远的绅士风度及敬业精神。大家都喜欢他,女孩子觉得他绅士、幽默,风度翩翩;男士们觉得他虽贵为跨国公司高管,却从来谦和有礼,没有架子,这是他做人的准则。
但我也见识过他的江湖地位。2003年,央视《AD盛典》,莫先生算是发起人之一,其间有多次广告创意人的聚会,不管是本土的创意总监还是来自香港、台湾的创意后生,聚会中都先过来和tomaz 打招呼,恭敬之至,老莫却只管坐在那里和朋友聊天,那一刻我明白了什么是不怒自威。也领悟到这个文质彬彬的创意人背后由专业、敬业获得的沉甸甸的尊重。
莫先生在麦肯近三十年,算是国际4A的“恐龙”。记得也曾问过他:和其他频频跳槽,不断走高又跌落的人相比,有没有遗憾,一辈子只在一家公司?他回答说:差不多。不觉得自己最终比别人差,也没觉得别人好到哪里。殊途同归,他让我思考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是打一口深井还是打很多口浅井?他的经验表明:“多动”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莫先生粉丝无数,这么多年来热心演讲、评选、出书、激情不减,媒体热力追捧至今,个人魅力、专业精神加国际视野,使 他成为华文广告的一代大师,在今天创意氛围转淡的广告界,莫先生也许是一个唯一。
1776
创意星球网